首页 成语正文

今年最差酒企?曾经的涨幅龙头酒鬼酒深陷经销商囤货漩涡

wangchaowh 成语 2023-09-20 07:27:04 38 0

  今年表现最差的酒企或已无悬念。

  截至9月19日,酒鬼酒(000799.SZ)今年股价已大跌33%,在上市酒企中表现最差。而2020年酒鬼酒以年度338%的涨幅位列之一,2021年以36%的涨幅位列第五。

  曾经的优等生到底怎么了?

  1997年上市的酒鬼酒是我国第五家上市白酒企业。90年代初期,酒鬼酒毛利率一直位居行业头部,仅在贵州茅台(600519.SH)上市之后才退居次席。1998年酒鬼酒单瓶售价超过300元,公司归母净利润仅次于五粮液(000858.SZ),行业地位可见一斑。

今年最差酒企?曾经的涨幅龙头酒鬼酒深陷经销商囤货漩涡

  不过,随着王锡炳于2000年辞职,酒鬼酒管理层便陷入频繁更迭的漩涡,错失了行业十年黄金发展期。2002年至2003年公司甚至连续亏损,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。此后受三公消费政策影响,叠加塑化剂风波,2013年至2014年公司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107%和166%,分别亏损0.97亿元和0.37亿元,酒鬼酒重陷低谷。2014年随着中粮集团入主酒鬼酒,帮助公司扭亏为盈,至2022年公司归属净利润已进入10亿元体量。

  2022年之一季度是酒鬼酒的“高光时刻”。2022年之一季度公司营收16.88亿元,同比大增86%;归属净利润5.21亿元,同比大涨94%。此后,酒鬼酒开始进入下降轨道,公司归母净利润近五个季度四次同比下滑,营业收入已三连降。

  作为核心产品线的内参酒和酒鬼酒品牌,今年业绩更是暴跌。

  酒鬼酒是典型的小众香型白酒龙头企业,是中国馥郁香型国家标准始创者,目前主要经营内参酒、酒鬼酒、湘泉酒三大品牌。其中,内参酒定位高端,核心大单品为52度内参酒,零售价位在1100元/瓶左右。今年上半年内参系列实现营收4.41亿元,同比下滑32%,占总营收收入的29%;酒鬼酒系列定位次高端,红坛是核心单品,零售价位在360元/瓶左右,上半年酒鬼酒系列实现营收8.46亿元,同比下滑42%,占总营收收入的55%。此外,为了培育馥郁香型消费者,公司还拥有中低端路线的湘泉系列(性价比高,售价在100元/瓶以下),该系列上半年实现营收0.36亿元,同比下滑77%,占总营收比例的2%。

  相较传统茅五泸等高端品牌,内参酒是酒鬼酒近年来新设立的高端品牌。作为新品牌,缺少白酒文化的积淀,叠加本就属于小众香型(馥郁香),想要在高端市场获得一席之地,酒鬼酒只能选择“抱团取暖”绑定经销商的策略。

  2018年12月,由30多位大商共同出资设立的湖南内参酒销售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湖南内参)成立,奠定了内参酒厂商利益一体化模式。此外,为了做销售端的品牌隔离,内参系列酒销售体系和酒鬼酒其他品牌相互独立。2021年内参酒销售公司又新引入7名省外大商作为股东,推进全国化进程。

  价格上,酒鬼酒以报表出厂价将产品出售给销售平台公司,平台公司以原厂价将产品出售给经销商,差价则用于品牌营销和渠道费用投放;运营上,内参公司只负责内参这单个品牌,并不涉及酒鬼酒旗下其他品牌;股权上,内参公司仅由经销商出资,上市公司并未入股,只负责销售目标、战略方向等大方向,具体经营事项权力完全下放,避免矛盾;通过利润及销售费用下放,核心经销商被酒鬼酒深度绑定,其销售费用更为灵活自主,同时可以获得平台公司的利润分红,积极性大幅提升。

  厂商“联姻”的模式迅速帮助酒鬼酒起飞。公司营收当年便同比增长35%,营收体量跨入10亿级,至2022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.5亿元,较2018年增长了240%。

  随着业绩提升,酒鬼酒对经销商的依赖度在酒企中也名列前茅。2022年公司前五大销售客户占比高达37.32%,在上市酒企中位列第四。与此同时,为了继续 *** 经销商不断拿货,公司还同时推出内参大师酒、内参高尔夫酒、酒鬼酒馥郁国标纪念酒、酒鬼酒1956、酒鬼酒生肖系列酒等文创产品。

  对于酒企来说,经销商是蓄水池。当产品向下铺货时,经销商本身便被动吸收一定的产品进行储备,而当销售利润及销售费用完全归于经销商时,无形中更加 *** 了经销商囤货的积极性。

  但囤货炒作毕竟是昙花一现,消费品最终还要消费者开瓶落地。进入2023年以来酒鬼酒囤货问题越发严重,截至今年6月底,公司成品酒库存高达5708吨,相较去年同期的4612吨高出了24%。

  券商也纷纷确认了酒鬼酒高库存的情况。海通国际预期公司省外内参和酒鬼红坛20库存仍有4个月左右;财通证券更是担忧表示“高端酒挤压式竞争背景下,内参动销承压明显,收入修复有待行业回暖。省外酒鬼系列产品由于动销基础偏弱,仍待长期培育积累”。

  货卖不掉,价格自然大跌。此前囤货的经销商开始滚雪球式出货,产品窜货、倒货现象愈演愈烈。据悉,内参酒批价已从2021年的850元左右下跌到目前的750元左右,52度酒鬼酒红坛批价从300元下跌到285元。对此,酒鬼酒副总经理王哲表示“现在企业的窜货、倒货、低价90%以上来自线上,线上非常难治理”,同时指出“核心关键点就是对产品的满意度下滑了,那么产品满意度下滑的核心是什么?实际上就是价格,价格出现了大问题,价格出现问题,导致经销商没有利润,经销商对未来没有信心。”

  经销商低迷的信心已经在酒鬼酒财务报表中得到体现。截至今年6月底,公司合同负债为4.48亿元,创出四年来同期新低。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仅为0.83亿元,创出五年来新低,比去年同期的3亿元下滑73%。批价下行,下游销售端开始不进货了。

  面对危机,酒鬼酒及核心同盟经销商无奈开启停货去库存之路。今年7月湖南内参已向下游经销商等发布通知,停止接受52度500ml内参酒销售订单。此外,酒鬼酒也将2023年定调为调整年,不对内参酒设置增量目标,稳定销量在800吨,以恢复市场秩序为主。在股东大会上,公司也坦言未来将不再是强调全国大范围布局,而是选择有合作基础、品牌基础的区域市场,着重强化对终端的把控和消费者培育。与此同时,酒鬼酒还强调要继续进行费用改革,将费用投入从针对渠道的B端向销售终端、消费者转移。

  目前来看,酒鬼酒的去库存之路才刚刚开始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